万市小苴资讯 > 国际 > 特朗普背后,一股寒气…这才是真相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特朗普背后,一股寒气…这才是真相

发布于: 2019-12-02 21:19:15

9月23日,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瑞典16岁的女孩纽伦堡含泪批评世界领导人将人类拖到大规模灭绝的边缘,并怒视特朗普!

原因何在?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所副所长温|贾伟烈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buyidao 2016”(id:buyidao 2016)。原文首次发布于2019年9月24日。标题是“16岁的女孩在联合国大会上哭了,“灵魂控诉”。为什么这么多人伤害她?”并不代表了望智库的观点。

"如果你选择让我们(年轻人)失望,我们永远不会原谅你。"

瑞典16岁的女孩纽伦堡在23日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发表了另一个惊人的评论。她含泪批评世界领导人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出卖”年轻人,并将人类拖到大规模灭绝的边缘。

纽伦堡来自一个瑞典艺术家庭。去年8月,当纽伦堡每天坐在瑞典议会外面,举着标语和散发传单时,公众舆论第一次注意到了她。直到9月9日瑞典大选后,她才上学。

同年12月,她被邀请参加联合国卡托维兹气候大会(United Nations Catowitz Climate Conference),并声称代表“气候正义”,成为气候活动家和抗击全球变暖的标志性人物。《时代》杂志称她为2018年世界上25个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之一。2019年3月,她被提名为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今年9月,纽伦堡乘坐了一艘“零排放”环保帆船,花了两周时间穿越大西洋来到纽约参加联合国青年气候峰会。在纽约期间,除了会见奥巴马和其他政要及环保人士,她还鼓励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参加周五的罢工,让学生走上街头聚集在广场上,向全球政府施压。

与桑德伯格相对应,最近墨西哥的阿祖利克酒店已经成为富裕的西方环保主义者追求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酒店。酒店没有人们常用的基础设施,如电、wi-fi、空调、淋浴等。椰子壳被用来沐浴身体,过滤后的水从一个略带咸味的喀斯特洞穴中倾泻到身体上。晚上,只有蜡烛可以用来熄灯。饮用水是过滤后的雨水,但是每天的房费高达2000美元。

在某种程度上,纽伦堡环境保护的政治化和阿苏里克环境保护的贵族化可以说是当今西方国家环境保护运动的写照。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寂静的春天》和《增长的极限》等作品的出版揭开了现代环保运动的序幕。

西方智者认识到人类发展与物质和社会限制之间的冲突,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这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反思,试图改变思维,寻找新的发展模式。它为保护和开发环境资源以及满足今世后代的需求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它有利于在工业文明的框架内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协调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和环境的关系。

可持续发展模式为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虽然世界大力提倡可持续发展,但世界各国资源开发和利用的力度正在加大。可持续发展作为一种基于“人类中心主义”世界观的新型工业文明发展模式,试图修正传统工业文明的发展模式,在实践中甚至以“某种人类中心主义”为核心。这是可持续发展理论的一个重大缺陷,也是世界可持续发展困境的根源。

在全球看来,基于可持续发展模式的环境保护运动规模很小。这种区域环境保护行为往往是通过污染转移和资源消耗来实现的。

阿祖利克的一天房费可能会让不发达国家的穷人生存一年以上。“废气、废水和废物”的排放严重污染了当地的生态环境。游客在消费了许多自然资源并破坏了生态环境后,赚取了他们在旅馆里花的钱。

如果这些资金用于保护森林、草原和湿地、防止土壤侵蚀、保持生物多样性和防止环境污染,它们应该比它们声称的“促进个人精神世界的探索”和“建立和回归社区”更加环保。

纽伦堡放弃了飞行,通过零排放的海上通道来到了联合国。从表面上看,它似乎减少了碳排放。然而,支持她跨大西洋旅行的后勤保障可能比购买机票消耗更多的资源。

对于西方富人和千禧一代的消费者来说,花钱犯罪只是一种噱头和破坏生态环境的另一种方式。无论是当前西方的环境保护理论还是人们的环境保护行动,都绝不是全人类在全球视野下所要求的环境保护。这种以西方中心主义为基础的“环保政治秀”是不应该提倡的,也不能盲从。

当然,纽伦堡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声音应该得到承认。她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怒视特朗普,她的目光通过现代媒体传播到世界各地,给美国等发达国家增加了无视《巴黎协定》的压力。

然而,另一方面,由于全球环境问题的加剧,其影响正在渗透到国内政治和国家安全领域。环境外交已经成为建立世界新秩序和构建未来国际格局的重要途径。打环保牌是不同国家和利益集团玩政治游戏的重要工具。环境问题日益政治化。

一些西方国家的精英和政治家站出来支持桑德伯格,主要是为了他们群体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为了实现各自的目标,不同的利益攸关方通过环境问题的街头运动创造一种有利于自己的社会氛围。此外,一些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会采取激进的行动来实现他们的愿望,这将客观上造成“绿色恐怖”。

过去,中国环保理论界盲目崇拜西方。似乎只有把中国人创造的理论融入西方理论体系,才能被认为是一个积极的结果。

这实际上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智慧和当代中国高速发展实践的一种不自信。它不敢正视生态文明理论对人类文明和世界文化的贡献。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没有为中华民族和人类的发展勾画出一条不同于西方工业文明的新发展道路。

为了真正在生存、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取得良好平衡,中国没有这样做,西方也没有。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用狭隘而自满的思维从单一的学科或领域传播生态文明。相反,我们必须解放思想,破除偏见,不断质疑,务实创新,放眼未来,以开放的心态,兼收并蓄地吸收传统文化和世界先进文化的优秀智慧,弘扬科学精神,在理论指导下保持生态文明理论和实践的强大生命力。

从个体公众的角度来看,基于生态文明框架的环境保护应该是“消耗最少的资源来满足更多人的生存和人类发展的需要”,“以一种有趣而又凉爽的方式来做环境保护”是对环境保护的一种误解。环保就是过简单的生活,适度消费,节约消费,人人都过绿色低碳的生活。

在本文中,除了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都来自网络上的开放频道,无法识别。如果有任何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共号码。

首席执行官:苏惠芝

制片人:夏宇

编辑:李一波,戴丽丽

编辑部:黄俊峰

快三app下载 广东11选5投注 豪博娱乐 广东快乐十分 500万彩票网